88必发娱乐城-> 都市言情-> 《最强少城主》->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封侯拜相非我图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封侯拜相非我图 作者:云栖吾城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09-13
  •     到达皇城门口之后,那三千玄麟军自行返回军营复命,而睿王爷、三皇子、以柠郡主和施知义四人则在太监的带领下朝御书房走去。

        穿过重重亭台楼阁,四人终于到达雕梁画栋的御书房外,只等了片刻,便有太监出来宣召。

        宽大的金丝紫檀木书案后面,坐着一个身着明****龙袍的男子,此人自然就是当今大晋朝第十三代皇帝,同时又是八大世家之一郁家家主的景昌帝郁礼鸿了。

        从面相上看,他和睿亲王郁礼至有着七八分相似,但睿亲王给人的感觉更多了一分儒雅和亲和,而或许是身为帝王的原因,景昌帝的眉宇之间则多了一分威严和贵气。

        见到诸人进来,景昌帝起身长笑:“以柠,你终于平安回来了!想煞父皇!”

        “以柠让父皇担心了,还请父皇恕罪。”以柠郡主从睿亲王和三皇子的身后站了出来,朝景昌帝行了一礼,随后眼圈一红:“这些日子,以柠也常常思念父皇和娘亲,以前以柠调皮不懂事,常常惹父皇生气,离开京都这大半年,才感觉出父皇的好处来。”

        “哈哈,还是以柠会讨父皇开心,一见到你,父皇什么烦恼都不见了。”景昌帝随后不知想起了什么,冷哼一声:“这几个月来,总有人在朕耳边叨扰,要给你举行葬礼云云,朕就过,朕的女儿乃命之女,有大气运加身,怎么可能会死的不明不白!还不快点过来,让父皇好好看看!”

        当初三皇子座舟在凝雨川遇袭、以柠郡主下落不明的消息传回京都之后,景昌帝震怒异常,亲自下旨令雍州北宫家及荆州两地加派人手封锁整个凝雨川地区进行搜寻。

        三皇子郁仲谦指挥着两地数万精兵在凝雨川湖面以及沿湖周边地区拉式搜寻了一个月,几乎寻遍了凝雨川地区的每一寸水面和土地,却没有任何进展,最终不得已黯然返回京都。

        而原本与他同船准备前往京都打理家族事宜的傅临岱则改变计划返回蒲州,向家主傅老爷子汇报这一诡异事件。

        在三皇子返京之后,他和母亲傅妃固然是伤心欲绝,景昌帝也同样是龙颜大怒。以柠郡主是他最的一个孩子,乖巧可人,因此平日里颇受景昌帝宠爱。这是她第一次在没有父皇和母亲陪伴的情况下出远门,竟然发生了这种意外,一连几个月,景昌帝的脸上都不见半点笑容。

        虽然众人都觉得此事非常蹊跷,凝雨川神龙之名传颂数千年,普之下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着上千人宣称自己亲眼见过神龙,而有关神龙的诗词更是多的几乎能填满凝雨川,但却从来没有什么真凭实据能够证明它的存在。

        而现在神龙不但现身,而且主动袭击三皇子和以柠郡主的座舟,当真是奇怪之至。虽然景昌帝下令雍州荆州两地彻查,但神龙早已杳无踪影,两地的官员纵然本领通,又能从何查起?

        “托父皇的洪福,以柠才能平安无事,逢凶化吉。半年不见,父皇你都瘦了,现在以柠回来了,你以后每要多吃两碗饭哦!”以柠郡主走到景昌帝身前,已经止住了伤感,又恢复了真烂漫的女孩模样。

        景昌帝又是哈哈一笑:“以柠你把朕要的话都抢先了,让朕什么?快点跟朕,这几个月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以柠郡主抬头看了三皇子一眼,从当日在凝雨川遇袭,开始娓娓道来。不过她并未那巨龙白尘是被施知义所杀,以免暴露施知义戒指的秘密,只是二人一起在龙腹中试图打通一个通道,那巨龙吃痛,将二人吐出,随后便不知所踪。

        此后,二人又是如何在机缘巧合下,于那个巨大的山洞内偷听到了北宫昭和其护卫的对话,施知义又是如何骗过北宫昭让二人得以逃出生。随后一路被北宫家追杀,不得已逃入蛮荒森林之中。

        至于他们在日连部落中的种种也全部隐去不提,只是蛮荒森林之中难辨方向,辗转数月才终于从中走出,到达武陵。

        景昌帝听着以柠郡主的叙述,脸色却是越来越阴沉。他抬头看了一眼进门之后尚未有机会话的施知义,问道:“你就是施怀川的儿子?”

        施知义上前一步,行礼道“草民施知义,见过陛下”。

        六百年前,大秦分崩离析,大晋初兴改朝换代,郁家作为新晋皇室,对其它几大世家许下诸多好处以换取其对新朝的支持。其中施家所获得的好处中,除了税金由大秦的八税一降为二十四税一之外,还有一项就是历代云栖城城主世袭罔替镇北候。

        但镇北候的爵位目前属于施知义的老爹施怀川,而施知义虽然是云栖城少城主,但却没有任何正式的封爵,因此在景昌帝面前只能自称草民。

        景昌帝深深的看了一眼施知义,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只是用鼻音重重的嗯了一声,却一时没再多言。

        施知义之前却从睿亲王处得知,当年父亲来京都参加揽春大会时,各大世家的皇子世子皆是他的手下败将。而且施怀川性情刚直,出手必全力以赴不留情面,着实是得罪了不少人。

        很不巧的是,景昌帝就是当年被施怀川干脆利索的击败的皇子之一。因此施知义对于景昌帝的这种态度早有预料,只是保持着行礼的姿态,没有丝毫不耐的神色。

        然而以柠郡主却看不过去了,提醒道:“父皇,你还没平身呢!”

        “平身吧。”景昌帝清咳一声,道:“以柠有几分本事,朕这个当父皇的还是知道的。若她一个人能从雍州穿过蛮荒森林到达梁州,那朕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

        以柠郡主轻哼了一声,景昌帝微微一笑,心情好了些:“你护驾有功,朕就封你为五品云骑尉兼一等新野爵,望你戒骄戒躁,忠心为国。”

        五品云骑尉自然是个手底下连一个大头兵都没有的虚衔,而新野是个县,这所谓的一等新野爵是个子爵之位,以施知义的年纪而言能够封爵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但问题是新野位于雍州境内,把施知义的封地安排在刚刚追杀过他的北宫家势力范围里,这个子爵的头衔跟没封也没太大差别。

        以柠郡主自然不知道自己父皇这一肚子花花肠子,事实上她对于施知义被封的什么爵位也根本不了解。见过施知义戒指空间里那两座金山,她自然知道施知义也根本不可能看得上所谓的封地食邑的这点儿恩惠。

        单纯的以柠郡主只是看到心上人受封,以后在父皇面前不必再自称草民,就莫名的觉得异常开心,比父皇赏赐自己些什么东西还要高兴。

        施知义领旨谢恩,这时有太监来报,傅妃在御书房外候旨求见。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