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城-> 宫廷争斗-> 《王屠霸业》-> 第六十五章 春雨夜话
第六十五章 春雨夜话 作者:黑洞洞主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09-20    [ 放入书架,方便查找 ]
  •     大刘大姚他们早把韦鲁斯看成自家兄弟一伙的,非要跟着一起去看看,走到门口大刘往柜桌里扔了几张纸币进去,一行人快步跑出了大楼。
        胡霸衣和道格在路边等着,幸亏这次道格带来的是一辆市府大巴,否则一般的车装大姚木匠这二个巨无霸真是有点难度的。
        韦鲁斯挥手道:“快、上车。”
        车上道格把事情经过详细了一遍,原来刚才在市府礼堂里,得了韦鲁斯指示的邦妮大发神威、轻松灌趴下申海篮球队的教练领队等人。
        然后觉得很没劲很没有挑战性的她、转身又顺手把申海主管篮球的部门市府、各个头头脑脑统统拿下,在她面前能硬扛矜持不喝的主、真的不多。
        按剧本到了这步就可以散场了,但明显没折腾够的邦妮不满意了,冷餐会那些东西都是仿老美搞的、她这个纯正老米怎么可能喜欢,非嚷嚷着没吃饱还要出去夜宵。
        道格胡铁衣几人、还有胡平没办法,只能陪着二个妹子出去找宵夜的店,霞飞路背后的马路上、酒吧烧烤涮烫一条街全是吃的摊头。
        平时邦妮就喜欢拉着她的翻译李一起出来狂吃,但今喝了不少酒的她、又穿着一身这么暴露的礼服、加上身边的就是二个红颜祸水,莫名就被一群登徒子盯上了。
        那些纨绔们明显也是喝大了,望见这么二个人间极品绝色那里还走的动路,当即就有不怕死的主上来撩拨、动手动脚。
        邦妮这种女霸王不欺负你就算好了,有人上来找虐、那还客气个啥子,撩起长裙就是二脚高跟鞋飞踹,总往那个地方下脚的结果就是、当即爆了4蛋、二人抱着****晕了过去。
        可怜的娃、被踢到的瞬间叫的那个惨啊、那边仗着人多又酒精上头哪肯吃亏,没的、当场就开片吧。
        邦妮这边、除了道格之外都是杀手级别的主,就算道格身材体重拳头也是欧美级别的,特别是翻译李娇滴滴看上去弱不禁风、没想到打起来比黄飞鸿还霸气。
        对面几十号人打不过几个、里面还有二个女的,这就丢了大脸了、有个喝昏了的大块头哪管三七二十一,抱起一个涮麻辣烫的大铁桶、扣着把手就劈头浇了过来。
        冲在最前面所向披靡的翻译李、正弯腰踢飞又一个家伙,刚回过身一桶滚烫飘着厚厚油层的开水、就迎头而来,武功再高也怕板砖、的就是这个理。
        千钧一发之际,胡铁衣横刺里冲出、抱着高跟鞋礼服施展不开的翻译李翻滚了出去,一桶滚沸的油水大半浇了空气、但还是有一部分把胡铁衣后背浇了个透心凉。
        得亏胡铁衣穿了一件薄皮衣夹克、里面一件t恤,一股焦糊肉香味过后、翻译李脸色苍白毫发无伤,但胡铁衣倒在地上衣服都糊了、铁汉一声不吭满头豆大的冷汗直冒。
        邦妮道格彻底怒了,特别是邦妮、彻底忘记了韦鲁斯再三交代的一切,她抡起凳子一通翻飞死揍、把肇事者和几个最近的、统统放倒哀嚎不已满地打滚,其他人吓得赶紧四散而逃。
        后面的事情基本没啥好的了,闻讯带人过来支援的代表团副团长戴维、赶紧把胡铁衣送到最近的医院,然后道格急忙联系胡霸衣、赶了过来。
        到了医院、韦鲁斯无视邦妮递过来可怜兮兮的眼神,大声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戴维赶紧拉着夜间急诊部负责人的手过来,道:“韦鲁斯,医生问题不大,皮衣挡住了绝大多数的高温伤害、否则就麻烦了。还有、警方那边我会处理,你不用担心。”
        接过急诊单子各化验表格,韦鲁斯耐心询问了一番,这才放下心来、回头喊道:“邦妮。”
        邦妮像个做错事的女孩一样、慢慢起身踱了过来,轻声道:“嗯、那个、我很抱歉。”
        韦鲁斯上下望了望她,放低声音道:“你没受伤吧?”
        邦妮脸上顿时恢复了神采,笑道:“我当然没事,韦鲁斯、你真好。”
        受到惊吓的翻译李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一个女孩、特别是一个漂亮对自己脸蛋极有自信的女孩,面对毁容的恐惧远胜于面对死亡,不管多强大的女孩对自己容貌在乎的程度、和别的女孩其实都是一样的。
        韦鲁斯赶紧使个眼色给邦妮,众人围拢过来好一番劝解、翻译李这才转涕为笑、恢复了一些,她坚持要留下来陪夜、邦妮也坚持不走。
        胡东一脸无奈、邦妮在这他哪敢回去,回去非得被他老妈吊起来鸡毛掸子伺候,韦鲁斯咨询了一下大家的意见、基本都不肯离开。
        韦鲁斯和戴维握手道:“辛苦你了,戴维团长、你年纪大了,赶紧回去休息、让司机先送你回去。”
        剩下的人在急诊后门马路边的一个火锅店坐了下来,这家通宵营业的火锅店是极少数还开着的店铺,大家基本上都还有点饿、特别是邦妮一肚子火、还没吃上就先干架了,饿到现在。
        韦鲁斯端起水杯道:“晚上就不喝酒了,我以水代酒敬大家一杯,感谢所有人的辛苦帮忙。”
        一群人烧起三只大锅底,点了几十盘肉菜、几乎把这家店的冰箱都搬空了,老板娘脸上的喜色一直没停过。
        韦鲁斯和胡东大姚大刘木匠一桌、菜过三巡,韦鲁斯放下筷子道:“上届亚特兰大奥运会咱们神州进了8强,这回能打到什么程度,咱们都当一回贝利吧。”
        胡东停住筷子、缓缓道:“总不能比上届差吧。”
        大刘有些落寞、他还没有在国内篮坛崭露头角彻底证明自己,去悉尼的名单上并没有他的名字,所以他和木匠保持沉默。
        大姚考虑了一会、低沉着声音道:“这届我们国家队实力不差的,就是分组有些背、不好。”
        韦鲁斯笑笑、道:“都别那么紧张、随便聊聊罢了。我个人、倒是觉得这届神州队是史上最强的一届了,三大中锋加96黄金一代、以后再过100年也未必能出这么一批了。”
        外面悉悉索索下起了雨,冷冷的寒风中、蒙蒙细雨像头发丝一样迷糊人眼,淅沥沥下个不停。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